AK Right
偶尔写点日志

5月的旅行游记

如果旅行中的逸闻趣事不赶紧记下来的话,很久很久以后则会发现记忆一片模糊,甚至会产生“我有去那里旅行过吗?”的疑问。就和做梦以后醒来的感觉一样,如果醒来的那一刻极力去回忆梦境,就能记得更为清楚一些,而如果选择不去思考,记忆就会像流沙一般从自己的指尖滑走。

这样想了一番的我终于克服了拖延症,打开了LFT,来记录一下5月去上海和苏州旅行中的……趣事?



(拍摄于上海南京路Innisfree旗舰店里的……咖啡厅)

上海这个城市其实去过很多次。

很多时候,当你背起书包提起行李奔去另外一个城市的时候,并不一定是为了目睹这个城市的风光,也不一定是为了品尝这个城市的美食,甚至不一定是为了去拍几张带城市风光背景的照片。

或许,只是因为一些人,你穿梭于了自己不熟悉的街道上;也是因为一些人,你坐在了刚好靠着落地窗的咖啡厅里;还是因为一些人,你在谈笑风生中忘记了凌晨的时针已经再一次指向了三点。

这次去上海见到了素未谋面的朋友,也见到了许久未碰面的朋友,当然也因为时间难以协调的原因与一些朋友失之交臂。但是,依然还是开涮地说道,“好歹我们也有呼吸到同一个城市的空气呢。”

虽然也会在漫步于陌生而又熟悉的城市的道路上看着一幢又一幢高耸的高楼,一辆又一辆飞驰的汽车,一个又一个匆匆走过的行人的时候觉得自己真是太过渺小,但是同时也会感叹自己在茫茫的人海之中居然认识到了可以一同出行与说笑的朋友。


(拍摄于苏州月光码头上的咖啡店)

苏州倒是第一次去,然而因为在课本中学过苏州的城市史、特色建筑和园林等,其实倒也不是很陌生。

和朋友到达苏州以后,我们就沉醉在了阳光明媚而又带着丝丝凉风的午后里,躺在了床上以后甚至酥软到无法起床,就这样躺到了午后的三点半……一个陌生号码的电话震醒了我。

“喂……?”我甚至还带着很多丝的困意。

“您好,你是XXX吗?你要发表的小论文有点问题啊,赶紧改好了给我啊,唔……四点之前传上来吧。”

立刻,我就垂死病中惊坐起了。

因为,首先,小论文要是不能按时发表,我就不能按时毕业。

再者,我现在在旅行,手头不要说电脑,我甚至还把iPad放在了上海,并且我和朋友住的民宿里也没有电脑。

最后,论文的格式是doc,下载到了手机里编辑甚至排版会错乱。


“怎么办……”我焦虑而又冷静地搜索起了周边的网吧。此时朋友看到我如此慌乱而理智,也从床上爬了起来。

还好随着网络的发展,时代的进步,不出500米就有一家网吧。

于是我和朋友就……一起冲去了网吧。

不得不说,我以前从来没有去过网吧,第一次进网吧感到了无比的新鲜,而且第一反应竟然是“天呐,原来网吧真的就和《全职高手》动画里画得一样啊。”

还好朋友比我稍微有些经验,通过朋友的一番摸索以后,知道了如何通过身份证号码打开电脑……

然后,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改完了论文!!!!!!!!

本以为,一切就应该完美落幕的时候,突然发现……网吧上传论文的速度慢到了极限……不要说上传速度,甚至根本是百分百上传错误。

此时,已经四点整了,我焦虑而又理智地给编辑打了一个电话说我的网络有点不好(作为一个网吧,网络居然不好,你的良心不会痛吗?),可能要稍微迟一点才能上传,还好编辑说OK,我则开始思考到底怎么上传我那个只有不到2MB却怎么都上传不上去的论文。

突然,我灵光一闪!

于是慌乱而又冷静地下载了一个QQ。其实我很纳闷,为什么网吧电脑里没有QQ?难道大家都是靠网游来交流吗?难道大家都不用QQ了吗?虽然脑中充斥着各种疑问,但是我还是在下载好QQ以后把改好的论文传给了朋友一份,借着朋友强大快速稳定无懈可击的4G网络,艰难而顺利地上传了我修改以后的论文。

终于,我和朋友轻松地走出了网吧,此时此刻我们因为“论文风波事件”清醒了不少,于是我们出发去了诚品书店。饿成狗的我们点了意面、披萨和炸鸡,但是由于菜单照片过于符合实物,一直处于菜单照片和实物大小有一定差异的惯性思维之中的我们预估错了食物的实际大小。于是只能把没吃完的披萨和炸鸡打包了起来。


(拍摄于苏州诚品书店门口)

但是一路拿着披萨盒很奇怪,聪明的我们就在诚品书店的负一楼把披萨寄存了起来。

“我们应该不会忘记披萨的吧。”

“不会的吧。”我和朋友对自己的记忆力似乎存在着迷之自信。

然后我们就投入了书籍的海洋之中……

之前去过一次香港的诚品书店,规模的确比苏州的要小很多了,苏州的诚品书店不仅有出售书籍还有各种手工艺品,以及举办一些活动和展览。

于是我们吃吃喝喝喝逛逛,意犹未尽地离开了诚品书店,朝着地铁站走去。

“啊。”

“嗯?”我十分自然地两手空空地走着,甚至没发现朋友到底为什么是一副突然想起了什么的表情。

“披萨。”

“哦……”就这样披萨顺利地成为了我们第二天的早午饭。


(拍摄于苏州博物馆)

毕竟是久仰大名的贝聿铭设计的博物馆,于是选在了工作日的时候来游览了一番。整体规模其实比想象中的要小,但是建筑本身的确十分精巧,光影的交织恰到好处。


(拍摄于苏州拙政园)

在拙政园内漫步的时候,偶然发现了夏日里的红色枫叶,觉得甚是有趣,便拍摄了下来。

如果此时说出,“最有可能的情况还是因为阳光照射不足,因此花青素没有转为叶绿素,于是呈现出了红色”的话,我觉得我肯定会被人暴打一顿的……

所以还是写下“也不知道红了的枫叶是提前到了秋季呢,还是因为留念去年的金秋时节迟迟不肯褪去红色的外衣呢?”这样的话语吧。

还有件小事也顺便记录一下好了。

阿K邀请我和二卡去她的酒店过夜,然后我躺在床上打着游戏问道,“二卡,阿K邀我们去她酒店呢,去么?”二卡躺在我上面的那层床上打着游戏回答道,“好啊。”

然后阿K说她要还要一段时间才能去酒店,要我们不要急,于是我们就又懒懒地打了将近半小时的游戏才开始收拾要带的东西。

差不多一个半小时以后我们到了阿K的酒店,不出我的意料,果然阿K是订的大床房。

我不禁回忆起了曾经被“阿薰你睡中间吧”所支配的恐惧,于是我赶紧抢着说,“我要睡在床边!!!!!!!!”

然后——

“阿薰,你睡中间吧。”

“不!我要睡在旁边!!!!!!!!”

“阿薰,你睡中间吧。”

“我……你让我想想……”

“阿薰,你睡中间吧。”

“好吧,我睡中间……”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就这样我又睡在了中间。并且果然在睡着以后的凌晨醒了,整个右边胳膊全部都麻掉了,在“一片漆黑,并且胳膊整个麻掉”的状态中迷糊了一会以后,被阿K温柔地踢了一脚,我换了个姿势,并揉了一下麻掉的胳膊,不禁在心中默默地发誓,以后如果再有“三个人睡一张大床房”的情况,我一定会抱住床边不放松的————————


如果旅行中的逸闻趣事不赶紧记下来的话,很久很久以后则会发现记忆一片模糊,甚至会产生“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吗?”的疑问。

因此,打死我也要记录一下自己曾经”被睡在中间“所支配的恐惧,千万不能忘记这件重要的事情,以后再遇到大床房睡三个人的情况,我一定会抱住床边不放松的!!!!!!!!

评论 ( 14 )
热度 ( 14 )

© 阿薰 | Powered by LOFTER